半·闷骚怪·夢

我负责吃糖
你们负责产粮
好不好( ˘•ω•˘ )


本命CP:
❤️亚易❤️

吃各种杂粮
只要不雷都能接受

比较随和,遇到喜欢的太太回复会激动到不会说话。

亚易/Guaduation

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爆   真的太爱你了!!!

三流写手阿尘:

迟到的生贺!(微机课时间有点紧等周六把完整版发上来ORZ


成人礼快乐呀!XD@半·闷骚怪·夢 


 


今天是个平静的日子。导师们的讲解一如既往的无趣。亚索抱着木剑窝在道场窗旁稀少的阳光里不愿动弹,头一顿一顿地,眼皮稍不留意就黏在一起。慵懒而无趣的一天,似乎是这样的。
 
今天是个暖和的日子。温和舒适的阳光像毛茸茸的毯子盖着周身,慵懒得令人滋生出绵绵不绝的倦意。隐居的剑客捧着一杯热茶,小口抿着,披着窗外飘进的阳光依靠着墙不愿动弹。看着逸开的的白雾发着呆,剑客隐隐约约记得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。


初冬难遇的暖晴,亚索侧过头悄悄打个哈欠。不料被眼尖的导师瞄见,导致他无聊的时间彻底结束。
“亚索,出来。”
不情愿的面对准备对战的另一名学员。亚索为耍帅二不规范的行礼。心不在焉的巧妙避开对方的剑。从早上就有些在意,今天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?让过对方三招,也许更多,但亚索完全不在意。
当他出手的时候,对方就输了。
出剑。
入鞘。
切磋结束。
也许行了礼,也许没有。但狂狼的学徒依然吝于对此分出些他的注意。似乎想起了什么,年轻的学徒又发起了呆。


很久没做过这类事情了,隐居的剑客有点手忙脚乱。好在他早就细细盘算了很久,寻了冬里的一根翠竹,照着记忆里的样子雕了个尺八。易提了些物事下山去。难得的冬阳天,处处是暖暖的一片,易信步在空荡的街上,设想着等一会就会出现的情景。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半·闷骚怪·夢三流写手阿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爆 真的太爱你了!!!